近期市场悲观情绪蔓延,证监会主动从三方面回应呵护市场。一来明确3月1日不是注册制的执行日,二来表明新股发行将按交易日均衡申购原则合理安排,前两者有助于缓解市场对新股扩容的忧虑。此外,证监会也明确了减持禁令到期后的新规。然而在今年小非解禁大规模增加的背景下,预计新规对减持压力的缓解有限,投资者需谨慎五类减持压力较大的次新股。


今年次新股解禁压力大幅增加

从统计来看,2016年次新股减持压力相比往年出现大幅增加,主要源于两方面:一方面是限售股解禁压力骤增,另一方面过高的估值增加了套现动力。

限售股规模方面,按目前市值测算,预计16年全年次新股潜在的解禁规模为7600亿,相比去年同期增长逾2倍。其中,1月、6月和11月为全年解禁高峰,解禁规模均超千亿。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年报和一季报披露窗口期不得减持,而3月末和4月末分别是去年年报和今年一季度报的集中披露期,结合春节前企业和股东对资金的需求提升,预计近两月解禁的次新股减持压力更大。

次新股估值方面,近期因汇率贬值,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价格遭到较大的重估压力,作为估值锚的创业板正处于压力迅速释放的阶段。鉴于次新股相对于创业板的估值溢价仍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叠加次新股涨幅过大和限售股东套现动机强烈的因素影响,今年小非解禁减持压力相比去年大幅增加。

尽管证监会近期发布了减持新规,预计其对次新股减持压力的缓解效果有限。减持新规目前仅对集中竞价交易和协议转让两种减持方式有明确要求,这意味着限售股东解禁后仍可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进行曲线减持,目前已有不少公司的重要股东利用该渠道减持,如我武生物、兆日科技、安妮股份和雄韬股份等。不排除未来监管层可能对大宗交易减持进行相关的限制。

知古通今,谨慎五类减持压力较大的次新股

限售股的密集解禁往往被认为是市场抛压增加的风险期。目前已有:。从过往经验和统计数据来看,有几类次新股减持可能面临较大的减持压力,投资者需谨慎对待:①过往一年涨幅过高的,②解禁规模较大的,③业绩下滑较明显的,④估值水平过高的,⑤限售股东为个人投资者的。

第一,涨幅过高是限售股东减持套现的原始动力。无论限售股东是否长期看好公司发展,在宏观经济低迷、股市难有乐观预期的2016年,高股价跟随市场风险溢价回落是大概率的事情,过高涨幅对应更高的获利了结冲动。从去年次新股的行业分布来看,遭减持的多集中于受益新兴经济崛起、数倍涨幅频现的传媒、计算机和医药生物等。而截止目前,15年上市的次新股平均涨幅都已达207%,远超同期所有指数,预计解禁影响下,整体减持压力较大,尤其是去年以来涨幅超过500%的11家公司,如暴风科技(1950%)、中文在线(1207%)、易尚展示(1074%)、创业软件(639%)和三夫户外(633%)等。

第二,较大的解禁规模带来较大的减持冲击。通过对去年次新股减持情况的跟踪,发现有两类解禁规模较大的公司更易出现减持冲击:一类是解禁市值较大的公司,如应流股份,15年解禁市值近50亿,其第三大股东持股数从14年年报解禁前的6490万股减持至15年三季报的3725万股;另一类是解禁股本占流通股本比例较高的公司,如东方通,解禁股本占比为50%,其中某小非股东在去年减持28次,持有股份从近6%下降至0%。遵循上述逻辑,15年上市的次新股中,解禁市值排名超百亿的有温氏股份、国泰君安、东方证券、万达院线和申万宏源,解禁股本占流通股本比重高于65%的有温氏股份、口子窖、万林股份、万达院线和东方证券。这些公司若出现估值不合理或业绩不佳,预计二级市场的股价将承受较大的压力。

第三,业绩下滑将增大投资者的减持动机。从去年减持规模靠前的20家公司来看,有10家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低于10%,其中应流股份等5家公司甚至出现负增长。考虑到小非股东多为上市公司的财务投资者,多追求中短期经济利益上的回报,公司业绩低迷将促使其减持离场。因此,从目前已发布业绩快报的82家次新股来看,预计业绩下滑幅度超过50%的公司有世龙实业、道森股份、仙坛股份、高伟达和东方新星等,这些公司存在较大减持的可能。

第四,高估值次新股在年报披露后回落几率较大。成长股估值过高源于股价过高,在业绩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年报落地往往触发公司估值回落。从去年次新股的情况来看,减持行为多发生在平均动态市盈率高于200倍。从资产价值角度考虑,若公司估值水平远高于重置成本,在理性预期下,股东减持冲动的概率大增。目前而言,15年上市的次新股平均动态市盈率仍高达96倍,在小非解禁压力下预计减持动力较强,尤其需要警惕估值超过200倍的11家公司,如暴风科技(760倍)、石大胜华(543倍)、中文在线(329倍)、易尚展示(303倍)和仙坛股份(291倍)等,这些公司的估值风险或在小非解禁后释放。

第五,个人股东更难按捺减持冲动。一般而言,诸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个人等小非股东,一方面他们持股比例较少,减持不足以影响企业控制权;另一方面他们的减持顾虑相对更少,比法人更容易寻找合适的减持理由。一旦市场出现波动,个人股东的减持将更为坚决,预计相关公司的股价也更容易受到冲击。如14年上市的东方网力,14年年报显示前十大股东中有五名个人股东。从季报来看,五名个人股东的减持自限售股解禁以来就未曾停止,贯穿去年全年。遵循同样的逻辑,15年上市的次新股中,谨慎个人小非股东较多且股权较分散的公司,如金诚信、日机密封、德尔股份、南兴装备和田中精机。

综合以上考虑,建议投资者谨慎部分公司,如暴风科技(涨幅大、解禁规模大、估值高,长期停牌股价并未调整充分)、华友钴业(解禁规模大、业绩下滑、估值高,锂电炒作退潮后股价或回落)、仙坛股份(业绩下滑,农业主业难以支撑如此高的估值水平)、三夫户外(涨幅大、估值高,短期换手不充分股价仍有回落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