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上证指数围绕3000点的关口震荡盘整,部分景气度回升的品种迎来板块的轮动,如前期的猪肉鸡肉、到石油石化及小家电、再到近期的白酒和航空运输。笔者认为,源于价格上涨、产品旺季来临及补库存的逻辑,A股中部分石油石化类周期品种仍有望出现超预期表现,板块中短期内存在再度轮动的机会。

供需是油价最终决定因素

作为大宗商品,供需格局决定原油价格。市场上不少投资者对原油价格何时触底心存疑惑,今年1月20日WTI原油创下27.55美元的阶段性低点是否标志着能源价格反转的开始。笔者认为,原油等大宗商品,它不像股票等金融资产,能在市场对资产价格预期过于悲观之后触底回升。大宗商品的走势更多依赖于市场的供求关系,也即是说只有原油供给需求的再平衡才能真正带领其走出熊市。过去两年原油价格的大幅走低主要源于美国的页岩油革命,与此同时,以沙特为代表的OPEC国家为保持市场份额坚决不减产。在全球经济不景气、能源需求疲软的背景下,原油供给出现了严重过剩的危机,进而导致油价断崖式下跌。

美元计价下,加息周期抑制油价的上行。由于原油等大宗商品大多以美元作为计价货币,美元走强势必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原油价格。从美元指数和WTI原油现货价格的走势来看,两者存在较强的负相关性:2014年下半年开始,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带动美元指数从80点附近一直上行至2015年3月的100点;WTI原油价格也从2014年7月的100美元附近一路下挫至2015年2月的44美元。而今年年初以来美元的疲软则为原油的反弹创造了良好的窗口期。尽管美联储加息周期对原油价格的走低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供需变化仍是决定油价的根本因素。

中期油价或维持宽幅震荡

整体来看,短期原油价格上行空间有限,6月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升温或对油价形成回落压力,但长期油价也不存在持续破位走低的可能,无须过分悲观,中期维持宽幅震荡的概率较大。

原油供需再平衡仍需时日,油价短期上行空间有限。尽管WTI等原油价格于今年初创下了不足30美元/桶的数年低位,然而从库存数据来看目前原油供大于求的基本格局仍未改变。首先,4月17日主要产油国多哈会议未能如期达成冻产协议,在伊朗产量逐步恢复的影响下,预计OPEC国家整体石油产出仍将保持增长。其次,若原油价格继续回暖至60美元/桶的水平,美国页岩油企业或重新开工,进而使全球原油供给的形势再度恶化。再者,从地缘政治冲突导致的供给破化来看,2016年的破化冲击大概率低于去年。综上所言,原油价格短期上行空间有限,美联储的第二次加息或是油价重回宽幅震荡的重要时点。

供需方面仍有改善之处,长期油价无须过度悲观。尽管原油价格短期不存在快速走强的逻辑,但我们亦无须对油价持过于悲观的态度。需求方面:尽管全球经济景气下行,但作为主要能源之一,原油消费上不存在显著的下行风险,主要国家汽车销售的平稳增长将维持原油的消费需求。供给方面:一是全球石油巨头普遍在油价持续重挫后缩减了资本开支,有利于中期供给收缩的进行;二是沙特在外汇持续流出的压力下,其以低价保份额的策略难以为继。笔者认为,40-50美元的价格区间正在被市场参与方重新认可,对于长期油价无须过度悲观。

石油石化的局部性机会

在经济下行、估值偏高的大背景下,尽管石油石化类周期板块难有整体性机会,但局部性投资窗口已开启,具体关注以下三大方向:

一是进入景气周期的炼油行业。对于炼油企业来说,原油是原材料,而非最终产品,油价的下跌意味着成本的降低。目前正是炼油企业的最好时期:一是国际原油价格仍在上升途中,炼油企业库存价值增加;二是油价年内预计难以快速上行,炼油企业的利润率仍能维持;三是成品油地板价的设置将给炼油企业带来额外收益。值得投资者留意的品种包括:高科石化、康普顿及上海石化。

二是价格弹性较高的石化产品。油价波动将通过产品价格、成本变动和库存价值波动等途径传递至石油化工产业链。从历史经验来看,石化产品中价格弹性最大的是乙烯、丙烯和丁二烯等基础化学品,其次是合成树脂、合成橡胶与合成纤维等合成材料。值得投资者留意的品种包括:荣盛石化、桐昆股份及恒逸石化。

三是有望迎来新周期的油服行业。国内三大石油公司2015年资本开支缩减了33%,2016年预计继续缩减10%,而国际石油巨头资本开支也同样大幅降低。在供给端产能收缩过后,国内油气装备及服务行业正在加快国际化布局,未来可能迎来长周期的景气反转。投资者可重点留意业绩向好的恒泰艾普、安控科技及海默科技。